創立于2004年

亞太區語言服務商Top 30

您的位置:首 頁>校企合作

江蘇省高等學?!胺g與人工智能整合技術運用”
大學生萬人計劃學術冬令營 人物特寫(四)

發布者:瑞科翻譯公司發布時間:2018-01-23

營員心得:愿用一生追尋翻譯的美

  

—— 蘇州大學嚴語

 

冬令營的第三天,依舊是醉人的陽光,溫柔的校園和可愛的臉龐,而我的心卻愈加熾熱。今天最深的感受:翻譯的美值得我用一生去追求,2019年的1月一定也會讓我回味一生。

不久以前我還在為選擇的方向糾結,孟老師的話讓我不再猶豫地選擇了翻譯,今天兩位許老師的講座更是堅定了我的選擇。在許多老師講話之前,我似乎從沒有仔細思考過什么是翻譯,誰在譯,譯的是什么,翻譯又有什么作用?學了很多年的英語,也翻譯了不少的句子和段落,但似乎自己的翻譯水平并沒有很大的進步。幾乎每一本翻譯教材上都有對翻譯的定義,但若是沒有仔細思考過,這些定義也永遠不會進入我們的大腦。翻譯,表面上似乎只是將一種語言“翻轉”成另一種語言的過程,看似機械,實則有溫度、有情懷,會讓人為之喜悅、糾結、生氣。

對于如何學翻譯,許多老師給了三點建議:參照歷史;重視理論;加強實訓。翻譯自古有之,在國與國之間的交往中,翻譯毋庸置疑起著重要作用。一個國家若是缺少優秀的譯員,很有可能會被大國欺壓,就像清末的中國一樣。此外,學習翻譯理論一直是很多同學頭痛的事,包括我自己,在剛剛接觸翻譯理論的時候會覺得翻譯只要多實踐、多練習就可以了,為何還要學習各種理論呢?但是在大三系統學習了一些翻譯理論并且運用其分析一些翻譯作品后,我發現一些讀來酣暢淋漓的譯文中都有翻譯理論的運用。許多老師談到,學習翻譯理論是培養翻譯觀的過程,再加上和翻譯實踐相互動,譯者在這過程中能夠學會思考、具有問題意識,我想這些也許就是學習理論的深層意義。最后一點是加強翻譯實訓,這是所有優秀譯員都必須經歷的,過程或許會辛苦,但是為了我的翻譯夢,為了翻譯的美,我想自己一定會堅持下去的。

聽許詩焱教授講話就像是在欣賞一場音樂會,許老師的模樣真真正正是我多年以后夢想的樣子:優雅知性,學識淵博,幽默風趣。若是我也能成為像許教授一樣的大學老師,像她一樣給我的學生們的講翻譯的樂趣和翻譯的美,那真是太幸福了!許詩焱教授和我們討論了機器翻譯時代的文學翻譯,再一次證明了機器翻譯是永遠不可能像優秀翻譯家那樣翻譯文學作品的,因為他不會像葛浩文那樣為了求證某個字詞,為了將小標題翻譯得更完美而與作者或者合作的翻譯家互通幾十封信件。機器能翻的只是表面的含義,而人能翻出字里行間的情感。太喜歡葛浩文先生等翻譯家們共同翻譯楊絳先生的《干校六記》的小標題:下放記別:Farewell: Departing for “Downunder”;鑿井記勞:Labor: Digging a Well;學圃記閑:Leisure: Tending a Vegetable Plot;小趨記情:Quickie: A Loving Companion;冒險記幸:Adventure: While All Ends Well;誤傳記妄:Wronged: But Home—At Last這樣“舍形取意”的翻譯實在是精彩之至,機器只能望塵莫及吧。

不過許詩焱教授并沒有排斥機器翻譯,反而認為文學翻譯和機器翻譯可以“互相幫助”:人工智能+變通、批判、情感。沒錯,對于人工智能,對于機器翻譯,我們無需排斥,也無法排斥,因為它正以驚人的速度發展的。像我們這樣的青年翻譯學習者們應該接受,正確利用,幫助我們進一步挖掘翻譯的美。

最后,我想對自己說:過去,欣賞美的翻譯;今后,追尋翻譯的美。

淺談當代譯者素養:“狂而不妄,一絲不茍”

  

—— 江蘇師范大學殷穎

 

當最美古都遇上百年高校,文藝的書香交織金陵的古香韻味;當刺骨寒風撞見如火的熱情,莘莘學子的滿腔熱血融于知識的殿堂…這是一個讓人遇見幸運與美好的冬令營,這是一個教會我感恩的七天,這更是一個發人深思的寒假。

大師親臨的講座,個個都讓我收獲頗豐。馮建中教授的講座似是為我們敲響了警鐘——人工智能究竟會剝奪一批翻譯家的飯碗,還是能刺激出一波更高質量更卓越的翻譯人才?依愚之見,還看我們當代譯者的素養。

我初次接觸到翻譯的魅力,還是在高中癡迷《朗讀者》節目的時候。我看到白發蒼蒼的許淵沖老先生,活力滿滿地講述自己年輕時翻譯的第一首情詩;他激情澎湃地朗讀,直到淚水濕了眼眶。我想,翻譯到底有著一種怎樣的魅力???

1月22日,兩位許教授的講座似是領我走入了翻譯世界的大門。人工智能越來越發達,但是卻無法像人腦一樣“狂而不妄”。何為狂?狂是豪邁,是豁達,是變通。正如“Desire under the Elms”可以被譯為“榆樹古宅”,也可以是川味十足的“欲??癯薄?。我們可以比機器更狂野,更放達,更靈活!

何又為妄?妄是浮夸,是傲慢,是恣意。2019年的今天,我們相比人工智能仍然有著壓倒性優勢,但這不代表我們永遠有著絕對優勢。在“狂”的同時,又要保持謙卑,不忘初心,砥礪前行。與此同時,我們務必要做到“一絲不茍”。我們很難做到和機器一樣不犯錯誤,但只要我們懷著嚴謹的態度,精益求精,我們將成為新時代最優秀的譯者!

我們正值青春年少,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利用,應當設法拉伸我們生命的長度,拓寬生命的寬度??穸煌?,一絲不茍,作為未來的翻譯家,這才是我們應有的素養與態度。